陳嘉露

 

由大憲章看1231前巴黎大學與地方勢力的影響

1231年教皇格雷果里九世(Gregory IX)向巴黎大學頒發大憲章,宣佈一系列有關巴黎大學的條例,肯定巴黎大學的重要性。這篇被稱為《知識之父》的教諭[1],標誌著巴黎大學擺脫地方教會的控制的開始,亦反映出兩個相反對立的意向:肯定巴黎大學的重要性,以及意圖壓抑巴黎大學的擴展。

 

巴黎作為當時的法國首都,環繞塞納河有皇宮、聖母院、繁榮的市集以及來自歐洲各地的學者[2],正是學者所面對的三個外來勢力:君王、教皇及地方勢力 (包括巴黎主教及商人地主)學者的冒起對地方上固有的文化做成衝擊,但同時又得到世俗及神聖統治者的支持,本文就嘗試透過大憲章,探討巴黎大學在1231年與地方勢力的關係。

                                                                                                

1231年大憲章背景及其內容簡述

 

12293月四旬節前(Shrove Tuesday),巴黎大學學生與當地居民因賬目問題而發生衝突。在法國攝政太后的允許下,巴黎衛兵插手干預,引致有學生死傷[3]。巴黎大學學者們遂決定罷課,離開巴黎往其他地方的大學。而在兩年後,教皇為復辦巴黎大學而向教師們頒佈大憲章,以安撫學者們鼓勵他們重返巴黎任教。

 

巴黎的地方勢力對巴黎大學的影響

 

巴黎的地方教會

 

巴黎大學的學者多為神職人員,而作為神職人員的教師皆受薪於所屬的教會而非學生,所以巴黎聖母院秘書長(chancellor)兼任巴黎大學「校長」一職,負責頒發教師資格給合適的學者[4]。直至1299年的衝突事件發生後,巴黎大學全面罷課,及至兩年後,教皇的大憲章下令教學資格的頒發一定要諮詢過巴黎市內所有神學家及著名學者[5],「校長」不能再襲斷整個決策過程。可見之前的教師資格未必有其認受性,因為可以透過交易得到教席[6]。而從憲章的其他對巴黎主教及修道院長的規條,他們對學者亦有相當多不公及舞弊的情況,如私禁囚犯,或要求不合理的高保釋金等[7]。另外透過彼德•阿伯拉德(Peter Abelard)對自己在巴黎開班的描述,有關他的老師阻止他任教的情況[8],可以估計擁有較高位置的神職人員可以行使權力控制市內的教學,以至可以出於私怨而迫走其他學者。

 

學者的冒起令市內開始充滿挑戰傳統神學理論的辯論,大學的擴展似乎威脅著地方上的教會學校;另一方面從學者身上得到的利益亦令地方教會想進一步加L自己對巴黎大學的監管[9],同時可在冒起的新階層面前彰顯自己的權威以鞏固社會地。當然對巴黎大學採取的手段有多強硬,則要視乎個別在任的主教及秘書長的作風,如有學者認為1209年前的主教及秘書長對學者的態度較繼任人較寛厚[10],但就算只是寛鬆地給予教學資格,對巴黎大學的長遠發展而言都並非健康的影響。

 

巴黎的其他地方勢力

 

商人階級早在十一世紀便冒起,城市的興起都要歸功於商業的發展。巴黎的美麗及食物的充裕吸引了不少學者,但價格似乎並非一般學者所能負擔。薩爾斯堡的約翰曾在信中寫道有關巴黎住宿費的昂貴[11],而學者的聚集的確製造了住屋的需要,地主因此坐地起價欺騙學者亦不足為奇。大憲章中提到大學教師們可以自行立例,包括住宿租金問題;還有可以罷課的原因,亦包括租金的問題[12]

 

市民與學者之間一直存在著許多磨擦,亦有所謂「Town and Gown[13]去分指這批人:穿著黑袍的學者及其他市內居民。雖然詞語源自英國的大學,但所暗示的關於城市內的大學城內外的人的關係亦適用於巴黎大學。學者的黑袍不僅代表學者獨有的裝束,亦代表不同的文化及種族。加上學者人數增多,1200年巴黎的學者人數佔當地居民約十分一,約為2500-3000人。[14]種種因素令市民有排外的心態。雖然有記載的衝突事件為數不多,但從提及到住宿租金的紀錄中,估計由此洐生出來的問題應該為數不少,再加上生活上其他方面的矛盾,相信衝突應該比想像中更多。

 

由影響所致的發展

 

1231年的大憲章明顯提到「協會(society)」,指教師有權把遺規學生逐出所屬的「協會」,[15]相對在1215年樞機主教頒佈的「校規」,雖然亦有提及學者們可以自行商討大學事宜,[16]但並沒有前者般L調,可見教師的組織似乎有更進一步的發展。有學者認為巴黎大學教師之間的組織早在1215年前已經存在,組織的成立主要因為老師之間對教學有一份共同的使命感,所以可以衝破不同科目間的競爭關係,而成立屬於整體巴黎大學教師的組織。[17]不過相信大學週邊種種不利於大學學者的人事關係,對教師團結一致、尋求有利於教學的權益亦起了一定的作用。而往往衝突的結果都會令學者更積極向統治者談判,要求教學的權利受到更高的保障。像1200年腓力二世頒發給巴黎大學的大憲章 讓大學學者豁免於世俗的法律,而只受基督教教規的規範 直接的原因亦是因為有學者與市民發生衝突,但透過長時間的談判令大學成為最終的受惠者。

 

結語

巴黎大學的擴展令大學社群內外的爭執增多,爭執危害教學的發展,令學者更積極為大學爭取權益。世俗及神聖統治者的支持當然不可忽視,畢竟他們認同大學的重要性,而沒有因為他們所引起的持續紛爭已徹底壓制他們。但他們對巴黎大學的好處似乎皆出於政治利益:宣傳國家及傳揚神學[18],而且相當被動。而與巴黎大學有最直接接觸的地方勢力雖然曾造成相當的打擊,但反而更激起師生們對抗外來壓力、維護教學本質而作出的反撲,令大學繼獨立於世俗統治後、再脫離教會的神聖規範,可見地方勢力在大學的發展中亦功不可沒。


參考書目及網頁

 

書目

王連生著:〈中世紀的教育〉《新西洋教育史》,台北,1980年。

Jim Bradbury, Philip Augustus: King of France 1180-1123, London and New York; Longman, 1998

John W. Baldwin, Masters Princes and Merchants: The Social Views of Peter the Chanter & His Circle, Volume I-Text, Princeton :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70

Lynn Thorndide, University Records and Life in the Middle Ages, New York :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44]

Robert L. Benson and Giles Constable with Carol D. Lanham ed., Renaissance and Renewal in the Twelfth Century, Toronto : University of Toronto Press, 1991

Stephen C. Ferruolo, The Origins of the University – The Schools of Paris and their Critics, 1100-1215, Stanford,Calif. :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c1985

 

 

網頁

天主教英漢袖珍字典http://www.catholic.org.tw/katalina/ycw/BLESSING/dict/INDEX.htm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Main_Page

 



[1] http://www.cnread.net/cnread1/lszl/l/legefu/zsjd/004.htm 雅克•勒戈夫著:《中世紀的知識份子》〈第二章 教廷的支持與利用〉

[2] John W. Baldwin, Masters, Princes and Merchants – The social views of Peter the Chanter & his circle vol.1, p. xii

[3] 詳見網頁:http://en.wikipedia.org/wiki/University_of_Paris_strike_of_1229 參考日期為2005124

[4] 中世紀並非所有大學的教師都由教會支薪,如圖盧Z(Toulouse)大學的教師就由圖盧Z伯爵理察支付,亦其他大學的教師由學生支薪

[5] Lynn Thorndike, University Records and Life in the Middle Ages, p.37 : “before he shall license anyone…in the presence of all masters of theology…he shall make diligent inquiry…”

[6] Thorndike, University Records, p.38 : “…nor shall the chancellor demand from licentiates an oath or obedience or other pledge, nor shall he receive any emolument or promise for conceding the license…”

[7] Thorndike, University Records, p.38 : “…after honorable detention on furning suitable bail he shall be dismissed…it being utterly forbidden to the chancellor to have a prison of his own…neither the bishop nor his official nor the chancellor shall require a fine for…any other censure

[8] Thorndike, University Records, pp. 3-6, about the rivalry between Peter Abelard and his teacher William of Champeaux, bishop of Châlons

[9] Stephen C. Ferruolo, The Origins of the University – The Schools of Paris and Their Critics, 1100-1215, p. 299

[10]Ferruolo, The Origins of the Universit, p. 297

[11]Thorndike, University Records, pp.18-19,  “John of Salisbury at Paris, 1164, extracts from a letter by him to Thomas Becket: ‘…I engaged a commodius lodging…before I entered it, I had spent some twelve pounds. Nor could I get into it without advancing a whole year’s rent.’ ”

[12]Thorndike, University Records, p.37 : ‘we have conceded to you the function of making due constitutions or ordinances…concerning the bachelors…as to rentals of lodging….And if it chance the reantal of lodging is taken from you…it shall be permitted you to suspend lectures…’

[13]詳見http://en.wikipedia.org/wiki/Town_and_gown 參考日期為2005124

[14]詳見Jim Bradbury, Philip Augustus, p.69 Robert L. Benson and Giles Constable with Carol D. Lanham ed., Renaissance and Renewal in the Twelfth Century, p.119

[15]Thorndike, University Records, p.37 : ‘we have conceded to you the function of making due constitutions or ordinances…concerning the bachelors…of duly punishing rebels against those constitutions or ordiances by expulsion from your society.’

[16]1215年樞機主教兼教皇使節頒佈的校規,主要規範教授文科及神學的資格、訂立上課及裝束及葬禮的規則。詳見Thorndike, University Records, pp.27-29  

[17]Ferruolo, The Origins of the University, pp.310-315

[18]巴黎大學以神學為主,教皇為能獨尊神學而意圖貶拙其他如醫學及法學的學科,亦以異端之名禁閱亞里士多德講的著作。而有一間著名大學坐鎮的首都可以更鞏固法國的名聲、成為國家的標誌,像羅馬教廷、德意志帝國的憲法制度。詳見雅克.勒高夫著:《聖路易》,頁112-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