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靄賢

路易七世的婚姻是為家族而非個人選擇

 

從兩段提供的資料顯示,在很大程度上,路易七世的婚姻是取決於家庭的考慮,而非個人的意願。第一段資料(Constance of Brittany)顯示了伯特尼(Brittany)伯爵去信問路易七世有關婚姻的事宜,在這封信的背後,暗示了雙方的婚姻乃建基於兩個家族的意願;第二段資料(The Praiseworthy Continence of Louis VII of France)是讚揚路易七世對宗教的熱誠及他堅持嚴守清規的決心;本文會根據這兩段資料及其他史料,看他的性格如何令他的婚姻充滿矛盾,以印證路易七世在他的婚姻中,其自主性不高。文章會分為三部份:一、路易七世的性格。二、他的性格如何令他的婚姻充滿矛盾。三、印證路易七世的婚姻中,家族決定掩蓋個人性格。

 

根據提供的兩段資料及其他史料,路易七世是個宗教狂熱份子。第二段資料顯示路易七世因禁慾而患病,教會人士建議找個女子來治他的病,但他說:「如果沒有其他方法治這種病的話,那就讓神的意願降臨在我身上吧。我寧願死也不願作一個罪人。」可見他對宗教的熱誠是無可置疑的。其他的史書記載,他於一一四二年後更因為宗教原因派軍隊到三平(Champagne)在鄉間進行燒村、屠殺和驅逐居住者等懲罰[1],而編年史把這個事蹟視為朝聖[2]。由於路易七世認為自己服侍教會是一種義務,他亦不能把宗教的壓力置之不理,於是經常在教會與國家之間爭扎[3]。亦有謂他對宗教的熱情乃源於他欲鞏固自己權力:路易七世於一一四五年的聖誕日宣佈參與十字軍東征,有史家謂此舉不但可讓他到到聖地朝聖贖罪,更可肯定他的基督君主的地位[4]。而他這個舉動得到讚揚:「他(路易七世)放棄了名貴的皮草、他的堡壘、市鎮為我們的受難而參與十字軍東征[5]……」姑勿論他對宗教狂熱的原因是甚麼,可以肯定的一點是路易七世是一位宗教狂熱者。

 

路易七世對宗教的狂熱,明顯地對他的婚姻造成影響,形成內在的衝突,他與艾利諾(Eleanor)的婚姻便可證明這點。第二段資料提到,路易七世是個宗教狂熱者,並且因此禁慾。很明顯,艾利諾對他的宗教熱情不表讚賞,她曾表示發覺自己越來越難與路易七世住在一起,她不斷強調自己嫁的是一個僧人而非帝王[6]。他們關係之疏離令他們要在教會的鼓勵下才於一一四五年有第一個女兒——瑪莉(Marie of Champagne)[7]。他與艾利諾究竟有沒有嘗試調解他們之間的衝突呢?有史家謂一一四七年的十字軍東征艾利諾陪伴路易七世有兩個解釋:一是路易愛妻深切,捨不得留下艾利諾一個人。另一個解釋是艾利諾本身不欲留在家堙A同時亦想藉著這個機會顯示自己的權力,因為當時還未有女性可以去聖地朝聖,故對她來說這是一個大好機會。然而,他們之間的裂縫卻無可修補。在一一四八年的聖誕期間,路易七世與艾利諾還在耶路撒冷的時候,路易曾寫信給修格(Suger),表示他覺得情況已沒有希望,打算宣佈他會與艾利諾離婚[8]。就以上資料來說,可以看到的是路易七世對宗教的狂熱令他的婚姻產生了很多衝突,而艾利諾明顯地不滿他的宗教情懷,她曾投訴婚姻生活並不美滿,形容路易七世像個僧人等,可見他們的關係十分疏離。

 

就路易七世的婚姻來說,很大程度上,他的婚姻是為了家庭勢力的延續,而非個人的意願。雖然路易七世與艾利諾的婚姻失敗,但他再先後跟兩名女子結婚,目的是維持家族的勢力。一一五四年,他與亞凡蘇七世(Alfanso VII)之女兒卡絲丁(Constance of Castile)結婚,該女子於一一六零年去世,而該年在比特尼(Brittany)這個地方便有人去信問路易七世對他們的皇族女兒有沒有興趣,這就是第一段資料所說的事情。路易七世的婚姻,均與家族利益有關,無可避免地跟政治扯上關係:他第一段婚姻,即跟艾利諾的婚姻,可以得到肥沃的土地亞奎丁(Aquitaine)。而在一一四八年十字軍東征,路易七世去信告訴修格(suger)他與艾利諾的婚姻問題,修格警告他若他與艾利諾離婚,便會失去一塊肥沃的土地亞奎丁[9]。觀看第一段資料,他與那貴族女兒的婚姻背後有一定的政治因素,例如那女子提到她嫁給路易後便會成為士割領的皇后(Queen of Scotland);在一一六零年路易七世的第二位妻子死後,他於非常短的時間內宣佈要娶第三位妻子,亞迪麗(Adele de Champagne),而此舉威脅到亨利在他零(Touraine)這個地方的勢力[10]。因為他娶了亞迪死以後,便在落曼第(Normandy)的邊界上與加柏(Capet)及巴殺平(Blois-Champagne)組成一個聯盟,他更可重新收回或新(Vexin)[11]。從以上的資料可以看到路易七世的三段婚姻也涉及家族的利益瓜葛,他選擇的結婚對象,其首要考慮是那女子的嫁妝會給他的家族帶來多少利益。

 

綜合所有資料,可以看到的是路易七世本身的性格是對宗教有莫大的熱誠,他為教會做了很多事,更因為宗教原因而有禁慾的傾向;他的性格導致他與艾利諾的婚姻出現裂縫,造成很多矛盾。為了解決這些矛盾,他們亦嘗試化解,艾利諾陪伴他十字軍東征,但此舉卻令情況惡化,終於路易七世與艾利諾離婚。雖然路易七世第一段婚姻失敗,但他卻堅持嘗試第二,甚至第三段婚姻,這都是與他的性格矛盾的,因此,在很大程度上,路易七世的婚姻是建基於家族勢力的考慮,而非個人意願。

 

 

 

參考書目:

 

.Diggelmann, L., Marriage as Tactical Response: Henry II and the Royal Wedding of 1160 (English Historical Review 119, 483, 2004)

 

2. http://en.wikipedia.org/wiki/Louis_VII_of_France

 

3. Ffiona Swabey, “Eleanor of Aquitaine, courtly love, and the troubadours”, (Westport, Conn. : Greenwood Press, 2004)

 

4.  D.D.R. Owen, “Eleanor of Aquitaine : queen and legend”, (Oxford, UK ; Cambridge, Mass. : Blackwell, 1993)

 

5. Alison Weir., Eleanor of Aquitaine : by the wrath of God, Queen of England (London : Jonathan Cape, 1999)

 



[1] D.D.R. Owen, “Eleanor of Aquitaine : queen and legend”, (Oxford, UK ; Cambridge, Mass. : Blackwell, 1993), p.18

[2] ibid., p.20

[3] ibid., p.20

[4] ibid., p.21

[5] ibid., p.21

[6] ibid., p.29

[8] Alison Weir., Eleanor of Aquitaine : by the wrath of God, Queen of England (London : Jonathan Cape, 1999), , p.72

[9] Ffiona Swabey, “Eleanor of Aquitaine, courtly love, and the troubadours”, (Westport, Conn. : Greenwood Press, 2004), p. 38

[10] Diggelmann, L., Marriage as Tactical Response: Henry II and the Royal Wedding of 1160 (English Historical Review 119, 483, 2004), p.957

[11] ibid., p.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