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芷穎

11-12-2005

探討聖芳濟的神貧

 

引言

  

 聖芳濟(Francis of Assisi)給人最深刻的印象莫過於其貧窮的思想,從他在1226年定下的遺囑中其中一句:「尊敬我們的主母──神貧」,可以看到神貧在聖芳濟心目中是一直念念不忘的,因為神貧對聖芳濟並不是一種教理上的信條,而是神賜給他的光榮與恩典。本文會探討聖芳濟立遺囑的動機、介紹芳濟神貧的起因及觀念,最後談談筆者對神貧的看法。

 

立遺囑的動機

 

  聖芳濟立遺囑的動機是因為當時人對他的貧窮觀仍未了解。在1221年的會規中是有列明關於求乞救濟,但到了1223年的第二會規便再沒有關於求乞救濟的訂定在會規中,雖然芳濟並沒有因為與教會的關係分列,但他的內心其實很不滿,因為他認為求乞救濟是神貧中要實踐的一部分,他曾對弟兄說:「我至愛的弟兄與孩子們,你們別害羞外出求乞,因為我們的主曾為了我們而使自已在此世成為窮人,而我們又曾選擇了追隨她的芳蹤,行走於真正神貧的道路上。這是我主耶穌基督為我們爭取到並遺留給我們這些願望在至聖神貧內步武其芳蹤者的的遺產。我隆重向你們肯定:將有許多這世代的貴人和智者加入你們的行列,並要將沿門求乞視作偉大的榮耀。故此,你們要滿懷信心,共仰仗天主的祝福,愉快地出外求乞。」可見求乞救濟在芳濟心目中是非常重要,但他定下的會規卻被改重了,反映出連芳濟的同路人都不明白芳濟神貧的真意,芳濟本著他對教庭順從的心,當時並沒有與教會分列,但在1226年的遺囑中,留下的三句意願當大就有一句是「尊敬我們的主母──神貧」[1],目的乃是要人們遵守神貧,重申神貧的重要性。

 

 

聖芳濟神貧的起因

 

最初,芳濟在1209年聽到馬太福音十章7:10節,當中記載耶穌差遣門徒身上不帶錢財出去傳道,叫長痳瘋的潔淨、叫死人復活,深受感動。因為芳濟當時是一個依賴父親錢財生活的人,追蹤榮華富貴;他聽到經文後突然醒悟,毅然放棄所有富貴的生活、與父親脫離關係而走進窮人的生活,只承認耶穌基督才是其真正的父親,體會到前所未有的喜樂。這是芳濟實行神貧的開始,他受到馬太福音十章7:10節感謝和喚醒,立志要在一切事物上實行絕對的神貧。後來,芳濟在日積月累的宗教經驗中,體會到神貧是天主子向天主為聖芳濟所求的一個鬌憿A為的是要複製耶穌的貧窮,活現耶穌的貧窮,更堅定了他宣揚神貧的決心。

 

 

聖芳濟的神貧觀

 

聖芳濟的神貧觀有外也有內,外就是生活上的貧窮,去除一切物質,過著耶穌基督生時的貧窮生活;內就是向內心的貧窮,只有達到內在的神貧,才算得上是最高的神貧。

 

芳濟認為真正的神貧要去除一切物質,過著耶穌基督生時的貧窮生活,所以無論在日常生活還是在修會生活中,芳濟都主張絕對的神貧。在日常生活中,芳濟的神貧觀是除了要放棄一切財產外,也要活在最貧困的生活當中。最貧窮的生活,要放棄一切飲食、衣著、居住、坐騎,甚至於學問。在一切事物上,芳濟都要求實行絕對的神貧,甚至連觸摸金錢也被他視為一種過失;有一次,一修士用手取起獻金,方濟嚴厲地痛斥他觸摸金錢的過失,要求修士把金錢置於驢糞上[2]。而在修會的生活上,在芳濟心中神貧的會規只有一條,就是:「弟兄,我實在向你說,我最初及最後的用意和願望,如果弟兄們相信我的話,是:任何弟兄,除會規許可的一襲會衣、一條會帶陳內衣外,什麼也沒想到[3]。」而且,他也認為到外邊求乞是尊敬神貧夫人的一種表現,行乞是至高王者的尊榮,並要求弟兄們嚴格遵守。

 

芳濟的貧窮不只是說苦行、棄萬物,他的貧窮是一種美德,一種喜悅,是新的美好生活,是體現耶穌基督、人靈的解放;他甚至以神貧為其夫人。只因為這貧窮是「愛」的貧窮,是天主賜給的恩典,有愛的貧窮是美好的。只有當愛與神貧連結之時,神貧的意義才能顯明,沒有愛的貧窮稱不上是神貧,而且是痛苦的。而沒有神貧,愛就會流於表面且膚淺。所以,在聖芳濟眼中神貧必與愛同行,此愛是與虛、潔淨、順從相伴隨,是主耶穌基督偉大的、無私的愛。更重要的是,在芳濟眼中神貧是人靈的解放,在追求神貧之後就可以得到自由,這自由就是一種最高的解放。

 

 

總結:筆者對神貧的看法

 

聖芳濟的神貧觀如果要套用在今日的世界,很多人認為是不合時宜甚至過份偏激,現今物質主義的社會怎樣能夠實行神貧啊?但是,筆者卻認為芳濟的神貧觀正正喚醒了今天的我們。如果以現代社會生活的角度去思索神貧的精神,個人會把之理解為貧窮是解放的象徵,是心靈上的徹底解放。

 

現代人的太重視物質生活上的豐盛,但心靈上卻空虛。我認為,芳濟的神貧觀最重要的非是生活上要放棄什麼,放棄舒適的享受、放棄學業等都不是;而是要在內心對於世上所有財物享受所持有的態度。芳濟認為,有愛的貧窮是美好的,只有當愛與貧窮連結之時,神貧的意義才能顯明;沒有神貧的愛會流於膚淺。如果我們了解神貧的真正意義,從神貧去反思今天的生活,就會明白我們是如何的渺小;我們往往在物質世界中追逐而忽略身邊的一切,不明「愛」的真正意義。在我看來,我們必須學習神貧的精神,從物質生活中解放出來,重新去學習謙虛、潔淨、順從的美德,重要去建立起與神溝通的渠道,從而愛身邊一切萬物。

 

 

 

 

參考資料:

1)       Mirror of Perfection。韓山城譯:<<成德明鏡>>(香港:安道,1982)

2) R. Fr Damien Vorreux。嚴繆譯:<<聖五殤芳濟言論集>>(香港:思高,1984)

3) http://www.fordham.edu/halsall/source/stfran-test.html



[1] R. Fr Damien Vorreux。嚴繆譯:<<聖五殤芳濟言論集>>(香港:思高,1984),頁154

[2] Mirror of Perfection。韓山城譯:<<成德明鏡>>(香港:安道,1982),頁18

[3] 同上註,頁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