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方濟(Saint Francis of Assisi)

鄭皓茵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一日

一、引言

 

十三世紀基督教會的聖人方濟(1182-1226)其奧妙的一生,以及他那麼真心地想與萬物保有弟兄姊妹般之情誼,真是十分貼切;在基督宗教中,天主教會視他如寶貝稱為「五傷方濟」,在更正教會媕Y人們也經常引用他的思想與話語來彼此勉勵,而方濟最特殊之處便是他對於貧窮的主張,此一徹底對耶穌基督的跟隨形成了方濟精神之所在,本文主要即在探討方濟的神貧的理念,對當時社會的影響並現代社會生活對此理念的可行性。

 


二、背景

方濟在一一八二年意大利中部一座名叫亞西西的山城裡誕生。他的父親是一個富有的布商,母親則是一位嫻淑的女士。方濟生長在一個衣著、食物及金錢揮霍上,都有求必應的家庭之中。年少的方濟喜歡享受各種狂歡宴會,在街道上聚眾遊逛喧嘩。朋輩之中,他是領袖。

    年青的方濟,憧憬著能夠藉著參戰,當上騎士,從而晉身貴族。可惜事與願違,他在戰敗後被俘虜,並且患了一場大病。病癒之後,他勉強再踏征途,可是內心卻滿是矛盾不安,懷疑自己是否應該繼續下去。終於他在途中折返,回到亞西西。

    在這段日子之中,方濟向天主尋求祂的指引,希望能得到光照,知道當行的路。後來,他與一些病重的人交往,令他願意接納貧困者、邊緣者為兄弟姊妹,並為他們服務。在荒廢的聖達勉堂,他聽到主耶穌的邀請,俟立刻著手重建破堂。這一連串有異常人的生理,終使他走上與父親決裂的地步。當他在主教面前,脫去一身衣物,交還父親的時候,他公開宣稱從今以後,以在天之父為自己的父親。

    此後,他在彌撒中聽到耶穌派遣門徒出外宣講天國的話。由那時候開始,他就竭力按照主的吩咐,一無所依,一無所有的在各地宣講天主的國與福音的和平。他的生活方式吸引了一班跟隨者。他們組成「小兄弟會」,共同生活,度福音的貧窮生活,友愛相待,服務窮困,成為當時教會革新的力量。

 

三、神貧理念

 

歐洲的封建社會在十二世紀起了重大的變化:以前生活的經濟全靠農業,所謂「富戶」便是擁有廣大的土地者,生活都靠田地的出產。但到了十二世紀,城市大增而且日益發展,銀錢流通,商賈日富,各種的奢侈品都能以金錢獲致。神職人員甚至隱修院的修士也逐漸富裕起來。這樣更加強了貧富之間的距離,引起了嫉妒和仇視。

 

方濟意識到人愈生活在貧窮匱乏之中,才愈能體會到天主仁慈的眷顧,亦愈能活出人實在的真相──一無所有。如果有人以為自己擁有甚麼,方濟稱他為小偷,因為他竊取了不屬於自己,而只屬於天主的事物。方濟的捨己,不是以卑視世物為出發點。他不否認受造物的美,他只是拒絕擁有世物,拒絕擁有世物的願望。方濟對貧窮的追求是非常徹底的,以至後世人們都以「小窮人」來稱呼他。

 

由於當時的貧窮懸殊情況,亦令一班嚮往耶穌所親歷所訓示的貧窮之情增長起來。他們尋求拋棄世間的一切財富,一心依恃天主的照顧,像天上的飛鳥、田野間的花朵那樣的生活。許多教友被這種理想所吸引,更去沿門求乞,巡迴講道。

 

    對方濟而言,貧窮、神貧是他的夫人;在方濟逝世七個月後,有一本拉丁文預言性的小冊子出版,書名叫《聖方濟與神貧夫人的愛情故事》,所發揮的顯然是方濟的思想。神貧夫人是方濟口中被人格化、擬人化的貧窮美德,她是至高者所揀選,一無所有,卻能教導人中悅上主,為「貧窮的基督」所熱愛、擁抱,可是卻為世人所閃避、背叛的,方濟認為神貧是來自上主的仁慈。

 

方濟的神貧理念,不只是在說苦行、棄絕萬物,他的貧窮是一首詩歌,在讚美中開始新的生活,學習基督的貧窮,與最貧窮的人接觸、聯繫並一起生活。在此當中─貧窮內與上帝之子有至深的結合,貧窮在此是具有圓滿的意義,這種貧窮的基本經驗,使得方濟強烈地生活在上主恩典的啟示內。在貧窮之歌的頌讚歌聲中,方濟深感自己是不配得的罪人,如此倒空自己,只以基督為唯一的滿足,貧窮不是目的而是在那堨L遇到了生命的主權問題,看清自己本貌,呈現生命至一的意義:只有基督,然後喜樂連連;這是福音重新的發現,唯有貧窮能夠引領所有人類走向生命一體,也是對謙虛與貧窮的基督之跟隨。

 

神貧中的自由對方濟而言,神貧是人心靈的解放。但是並非以神貧來追求自由,相反的,自由是神貧之後的一個意外收穫、一項獎品,自由是與神貧相配的獎品。方濟重新提出耶穌基督揭示了神貧的超性價值,並付諸實行。神貧是對於事物無所留戀,神貧不是在於沒有舒適的享受,或者缺乏生活的必需品,而是在內心媕Y對於世上財物所抱持的態度、使用財物的方式如何。

 

方濟方式的神貧並不容易效法,非以意志上之「我要」,來接受神貧的嚴格訓練,「我要」可能是屬於人文主義的自傲,以自己的力量來堅持並有內在的驕傲,如果是如此正好與方濟精神相反,方濟不以自己道德良心能實踐為滿意,神貧而來的自由,是只因為信賴上主而全然在他的愛中,因信稱義而成聖。

 

    在方濟會的第二會規中規定:「至愛的弟兄們,你們要常依附著貧窮,並為了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緣故,永遠在天底下,並拒絕擁有任何事物。」,方濟心目中的基督是「貧窮的基督」(the poor Christ),為了追隨主基督,成為貧窮是最自然不過的事了,而成為貧窮並非只是過所謂的簡樸生活而已,乃是成為貧窮人中的貧窮人,自願成為至微小的一員。

 

 

四、方濟對當時社會所帶來的影響

 

方濟在當時的文化中,播下了革新的種子。自從他在十三世紀去世後,整個十三世紀受到了他人格的感召,以及聖德的影響。這是因為他所創立的修會,內部雖發生了鬥爭,向外卻迅速地擴展的緣故。當時意大利的各自治區也有同樣的現象。當時在方濟會興起了兩股潮流,為了實行神貧而彼此劇烈爭論,方濟的思想卻經過了哲學的縝密思考之後,藉著方濟會行動的活力,對知識界也起了影響的作用。方濟的生平經人用文字敘述,或金石鏤刻後,成為了各種藝術的作品。而方濟充滿熱情而富有想像和詩意的言詞,成為一種顯有特殊風格向民眾講道的形式。方濟的傳教思想,開創了一項新的使徒工作,往遠東各地派遣傳教士。而方濟給自己的會士指示了增強敬主熱誠的方法,及教導一般的民眾更直接地共度教會的生活,就是要多參加教會所舉行的各種禮儀。方濟的這些教訓,對後世的宗教虔誠,有很深遠的影響。

 

在歷史中,方濟精神是一種革新良心的社會運動。當方濟精神一跨進大學的門檻,立即顯示它已具有一個成熟的頭腦,而它自己所有的特性,並在當時的哲學運動裡,已能佔有它自己的地位。事實上,方濟會起初成立的時候,本來並沒有研究學問的宗旨。

 

方濟所建立的修會有驚人的發展,在十三世紀末葉歐洲已有八千會院,會士二十餘萬。然而也在此時,內部慘遭分裂;總長聖文德雖然安撫有方,但終未能阻止其分裂為二;一派仍保持嚴格的貧窮,另一派則趨於緩和。

 

在香港的大嶼山熙篤會聖母神樂院也體現了方濟精神。隱修院內的修士過著非常簡樸的生活,透過敬主事功、神聖頌讀及體力勞動來追求與天主有更密切的關係。他們的生活雖然沒有豐裕的物質,但是他們抱著 “雖貧窮為喜樂,視捨棄為擁有”的態度,真的能夠感受到他們的快樂。在聖母神樂院的修士其沒有被禁止與家人聯繫,因此他們可算是屬於緩和派的一類了。


五、總結

 

到底方濟的精神、生活方式是否仍能在今日世界具有意義。有些人認為聖方濟是對人類解放的一種模式。方濟具有一種「出神的聖愛」,這聖愛能夠解放靈魂並開啟人的心目,使人從天主的眼光來看所有的事物。並且認為方濟則是聖人中最為貧窮者,同時亦是最熱愛神貧者,而方濟愛好神貧的動機是在跟隨基督:其動機並非由於他不喜歡人們為求取良好的知識而有所攻讀,亦非因為他喜愛普通人的樸實而疑忌求學上進;方濟所以自願放棄人的學識,無論其為學術性或民眾化的,乃是為了使人更像一位乞丐,大開雙臂,以接受耶穌基督無比可擬的智慧。方濟並不反對學識本身,更不反對教會聖師們的神學,他反對的是信賴自己的天賦和本性學識;因為他只強調耶穌的話:「人如有意跟隨我,該棄絕自己」,並強調謙虛和完全擺脫一切的精神。因為耶穌是貧窮的基督,所以方濟這位跟隨者渴望相似他的主並全然隸屬於他,擺脫一切包括了棄絕學問,好使整個人在救主懷抱。本性的知識在聖神面前只是愚鈍的空話,方濟願意為耶穌成為基督的愚笨者;方濟生活方式對不同時代都有可以傳報的福音,方濟的神貧理念可打破現代世俗物質主義的幸福觀念,方濟他並非想在地上建立天國——「世俗的彌賽亞主義」,唯獨只想在耶穌的聖愛之中,「窮人成為富人,富人則成為神貧者」,這種完全的轉化、徹底的改變而已。方濟是基督的活形象,在貧窮、謙虛方面追隨基督,方濟認為貧窮是得救成聖的捷徑,所以連在俗方濟會友也應勞動、簡樸過活。

 

今日的社會看重物質生活,追求更高更豐裕的物質生活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人生目標。人每天營營役役地工作,以賺錢為自己及家人尋求舒適安穩的生活。因此,要向現今世人宣揚方濟的精神,實有一定的困難。但仍有不少人追求心靈上及信仰上的平安及滿足,透過簡樸的生活,放下對物質的追求,他們覺得更能得到心靈上的寧靜,並且沒有了世俗物質的阻礙,更能與神建立親密的關係。因此現今方濟會仍有不少的信徒繼續方濟的精神,並以傳教及幫助貧苦的大眾為使命,讓有需要的人得到幫助。這是值得我們所欣賞的。

 


六、參考書目

 

楊幹蓀:聖五傷方濟各行實》,香港,香港公教真理學會,1949年。

 

胡健挺:《我的天主.我的萬有》,香港,香港天主教方濟會,2004年。

 

傅玉棠譯:《甘貧師表》,澳門,慈幼出版社,1981年。

 

穆啟蒙:《天主教史.卷二》,台北,光啟文化事業,2002年。

 

胡安德譯:《方濟精神》,台北,聞道出版社,1975年。

 

夏志誠:《伴你同行.聖方濟》,香港,香港天主教方濟會,2003年。

 

方濟會:《方濟會傳教神恩》,台北,思高聖經學會出版社,1990年。

 

高達德:《天主的抒情詩人》,台北,至潔有限公司,200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