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偉雄

從教會與世俗的衝突                                                    看基督信仰在中世紀的盈虧

 

長達一千年的中世紀在歷史上被稱為信仰時代,那是由於當時的西方社會深受基督教文化影響,大部分歐洲人都是虔誠的教徒而作為上帝在地上的代言人羅馬天主教會,其勢力更是如日中天。但另一方面,中世紀還有一個不名譽的代名詞-黑暗時代。這黑暗並不是單指當時封建割據所帶來的頻繁戰爭,而是泛指由教會支配下的整體社會狀況。

 

事實上,打從十二世紀開始,歐洲各地便不斷出現教會和俗世的衝突。這些衝突涉及社會上的各階層,包括貴族平民和神職人員,而內容主要是圍繞著金錢土地或司法裁判權的爭奪,如巴黎聖母院的大教堂參事會在一二一五至一二二四年間和夏特(Chartres)地區的貴族及平民所發生的衝突1。教會作為信徒的牧者,原應以信徒的福趾為依歸,何以竟然反過來和他們針鋒相對呢

 

這可要從十一世紀末開始的教皇革命」說起。通過這場革命,教皇奪回了教會的控制權,使教會不再受世俗王權的支配,達致表面上的政教分離。不過,在當時人們高度虔信宗教的社會,要完全區分宗教和世俗是沒有可能的。由於一個人的靈魂得救與否皆繫於其世俗行為之上,這使教會深深地支配了信徒的日常生活,更進而左右國家事務,對王權產生莫大的威脅。在追求權力的本能驅使下,教會和國家都企圖加強自己的優勢以控制對方。這種鬥爭不單發生在教皇與國王之間,而且亦由上而下擴及到地方貴族和主教。

 

到了十二世紀,教會的權力達至頂峰,教皇逐步邁向西歐共主的寶座。為了有效統治其教皇國,教會組織架構亦愈趨複雜和龐大。此外,通過徵收十一稅和信徒的捐獻,教會控制了西歐的大部分土地和財富,儼如一個大財團。由於要處理沉重的教區事務和管理龐大的土地財產,教士的靈性逐漸消磨,而且還沾染上官僚歪風,教會在神聖化世俗的目標尚未達到前自己先被世俗化。

 

當時的經濟環境亦是促成這些衝突的一大要素。在野蠻人的侵略成為過去之後,歐洲的生產力和商業逐漸恢復。到了十二世紀,商業城市迅速發展,遍及整個歐洲。金錢變得愈來愈重要,處於權力頂層的人都明白廣泛的收入是權力的最大保證。教會為了在和王室的權力鬥爭中佔據上風,亦積極地拓展收入和土地,各種與民爭利的訴訟和頒令遂不斷出現。自此教會的利益逐漸凌駕信仰的理想,教士變得視財如命,信仰淪為他們的掙錢工具,往後備受抨擊的贖罪券便是其中一個經典例子。

 

由於信仰的普及和對日常生活的滲透,中世紀歐洲人的宗教情操日深,對教會的期望亦愈來愈高。基督徒一向認為人是由靈魂和肉體結合而成,將來只有靈魂會進入天國,肉體只是衪暫時寄居之所,所以基督徒都鄙視肉體所經驗到的俗世。在這種觀念影響下,信徒對教會的世俗化深感不滿,批評之聲不絕除了大部分要求教會改革的人之外,更有小部分人轉而向新興的異端尋求慰藉。從教會的角度看,這些平信徒的行為大大冒犯了其統治權威,令他們下定決心加強對信徒的控制和捍衛其既得利益。就這樣雙方的嫌隙變得愈來愈深,衝突亦愈演愈烈。

 

很明顯,當教會的權勢和財富達到頂萿漁伬唹蟡翱O它脫離群眾的開始。但問題的徵結並不在於教士的官僚化和教會的歛財,它只是反映了人性的陰暗面。古往今來,人們都無法抵受權力和金錢的誘惑,歷史上無數的傑出人物最終都過不了這一關。就以近代的共產革命為例,它的目標是解放無產階級以建立公平的大同社會,這是何等偉大的理想,當初的革命黨人亦滿腔熱誠的為這個目標而奮鬥和犧牲。可是當他們奪得政權後便迅速地變了質,以共產之名實行極權統治,貪污腐敗亦接踵而來。正所謂人性共通,教會亦正是在相同的情況下走向腐敗,喪失了信仰的靈性。所以,追本溯源,教會的獨大才是問題的關鍵所在。

 

情形就和在某行業居於壟斷地位的企業一樣。由於這些企業控制了生產資源和設下了行業屏障,它們在本身的行業因而具有不可動搖的地位。在缺乏競爭的情況下,企業失去了進步的動力,變得不思進取,員工亦失去工作的熱誠。此外,這些企業由於嚐到了壟斷的好處,它們更加死抱其特權不放,出盡辦法以維持其壟斷地位或既得利益。如果這些企業變本加厲地操縱價格以剝削消費者的話,最終必然導致消費者的不滿。中世紀的天主教會正是基督信仰的壟斷者,它獨攬了教義的解釋權和一切聖事的代理權,令到所有信仰基督者都只能加入羅馬教廷所認可的教會。除此之外,它亦禁止其他教派的存在,以妨其獨家地位受到威脅。教會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變得專制獨大,並同時產生出各種無可避免的流弊雖然經過多次改革,但在改革的一段時間後便打回原形。十六世紀的馬丁路德便深明唯有打破教會的壟斷才能挽救信仰的頹風,故此他鼓吹恢復原始褔音,主張信仰是人和神的直接關係,藉此推翻教會多年來的中介人角色。

 

經過數世紀的變遷,天主教會的權勢已大不如前,但它卻挽回了聲望和靈性。畢竟信仰是屬於精神領域的事情,信眾期盼的是一個可解其心靈飢渴的精神領袖,而不是一個和王室貴族無異的利益階層。基督教發展至今,天主教新教和東正教並立,雖然教義有所出入,但沒有任何一派居於支配的地位,反而產生互相鞭策的作用,令彼此的信仰深度都得到提升。

 

從宗教的立場看,教會在中世紀所犯的過錯確實令信仰蒙污但從歷史的角度看,中世紀堪稱是基督教發展史的一個黃金時期。若果教會沒有在中世紀擺脫王權的控制而達至教權的高腄A基督教對世界文明的影響力將會大減,並且難以發展成今天的普世宗教。所以,客觀而論,中世紀是一個盈虧並存的時代,而絕非一片混沌黑暗。

 

                                                                     

注釋

1.        請參閱網站http://www.fordham.edu/halsall/source/1224chartres.html

 

參考書藉

1.        C. Warren Hollister 張學明譯,《西洋中古史》,臺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86

2.        彼德•李伯賡 (Peter Rietbergen)著,《歐洲文化史》,香港﹕明報出版社有限公司,2003。

3.        安妮•弗里門特(Anne Fremantle),時代生活圖書公司編著;劉毅譯,《信仰時代》,北京﹕中國言實出版社,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