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湘婷

聖多瑪斯.百克權力與影響力

公元1170年的一個冬天,寧靜的崁特伯雷教堂內發生了一場驚世的血案,聖多瑪斯.百克在主教堂內祈禱時,被四名由英王亨利二世派來的騎士用刀劍刺死。導致這場血案的是皇庭與教庭的權力鬥爭。亨利二世希望從教庭手上取回審判信徒的權利。 而被亨利二世委任成崁特伯雷主教的百克則堅持只有教庭才可以審判信徒,極力反對「克萊林敦法規」(Constitution of Clarendon) 的通過 [1]

關於百克 - 是主被動?

對於百克堅持教庭不被世俗化,其中一名支持亨利的主教曾經這樣描述過百克:「他從前是一名蠢才,他後也會是一名蠢才。」(A fool he was, a fool he will always be[2]百克是一個寂寂無名的富家弟子,他受到前崁特伯雷主教狄奧巴德(Theobald) 的賞識,推薦他成為宰相。亦因為他與當時已是英國國王的亨利二世異常投契而被受重用。百克更運用他的管治才能,在亨利不在國內時把英國打理得井井有條。這都可以反映出他是一個有野心不甘於平凡及付有遠見的政治家,而並不是那位主教所描述的蠢才。

姑勿論百克的堅持是帶有私心還是一心只為教會也好,他已成功地把自己名留青史。他成功的關鍵是他為教會而犧牲自己的性命。百克在與亨利的權力鬥爭中得到法國國王路易七世和教宗亞歷山大的支持而緊握談判的籌碼。在四名騎士抵達崁特伯雷前,百克已經得知自己將會有性命的危險。可是他並沒有像先一次那樣逃到法國尋求庇護,反而靜待在主教堂內等候他們的來臨。對於殉道的機會,他以期待的心態來面對。他曾經這樣說:「主你已經擁有一位殉道者聖亞爾菲治 Saint Alfege),如果你是渴望的話,那在不久的將來你便會再有一個...主啊,我是會這樣來到你的身邊。」[3]

權力鬥爭轉化為影響力

百克最終放棄爭權力、犧牲自己的性命是因為他察覺到影響力的重要性。那麼權力與影響力又有何不同? 權力是「支配他人的行的L制性力量」[4] ,而影響力是「一種不依靠權力就能夠使人自覺自願的跟隨你,跟著你的能力。」[5] 權力會隨著一個人生命的終結而隨之而去。亦因為權力的不穩定而才會有權力的鬥爭。影響力卻是「內在的」、「自然的」和「不受時空所限制的」 [6]。它好比生命的廷續。一個人死後,影響力還是會存在的。

百克聖亞爾菲治 (Saint Alfege)* [3] 的事例上領會出殉道的影響力。殉道可以把一個被大眾唾棄的人變成一名受後人敬仰的聖人而影響世的思想。他的遠見使他由一名英國的叛徒(traitor)變成了聖多瑪斯.百克 [7]。放著他靈位的崁特伯雷主教堂亦因為他的名氣而成為了英國最受朝聖者歡迎的聖地 [8] 和獲捐獻最多的主教堂。除此之外,人民為紀念百克,把每年的十二月二十九日百克犧牲的日子)定為祭日(Feast Day)[7] 百克的殉道更成為了不少話劇及電影的提材。

*第二十八任崁特伯雷主教,亦是在殉道後被為聖人

權力的運用技巧

普遍認為四名騎士錯殺掉基於亨利的壞脾性 [9]。雖然亨利不能像一樣贏得民心,但他在權力運用的技巧上可說是比優勝。雖然目標清晰,知道自己的首要任務是保持教庭的神聖,可是他看不見的是在權力鬥爭中只清楚自己的目標是並不足夠的。他忽略了「平衡關係」[10] 的重要性。所謂「平衡關係化」是去理解會影響自身成功的人的利害關係,而以此平復反對的聲音。在國內被孤,甚至不少的主教都支持亨利削弱教會權力的議案。他卻只跟敵方硬碰,更不惜施壓教宗亞歷山大去把敵方逐出教會。[14] 亨利卻深明要在這此權力鬥爭中勝出,不單要採取軟硬兼施的手法,更要懂得利用利害關係去達成目標。亨利認為可以幫助他由教會手上取得更多的權力,便任他成主教,利用他在教會的地位達到自己的目標。雖然這個如意算盤未有打響,但這反映出亨利喜歡藉助利害關係。而最能代表他運用權力的技巧是他有效地煸動了四名騎士到崁特伯雷剷除,卻又能給自己預留一個下台階。

 

問題是為什麼四名騎士會因為亨利的一句非命令式的說話而自行把刺死? 理解這句說話的引動力應從權力的分類看起。權力可被分成五個類型: 「L制性」、「功利性」、「操性」、「合法性」及「人格型」。而正正在背後把亨利這句非命令式的說話加上效力的是其中兩個類型:「強制性權力」及「功利性權力」。「強制性權力」運用懲罰的方式去影響他人的行為,而「功利性權力」以「利益」作主 [4]。雖然亨利並沒明確說出執行與不執行殺掉的後果。然而,話是從一國之君的口中所出。在「階級性」[4] 的權力引動下,賞罰之假設性亦隨著說話帶給四名騎士。

其實亨利的政治手腕非常符合馬基維利<<君王論>>內所描繪的理想君王應有的條件。馬基維利認為成功的君主應要在適當的時候運用武力,像獅子一樣有嚇人的威嚴。他不需要,亦不應要擁有仁慈的本質,但卻要令人相信他有其本質。[11] 亨利利用武力去剷除反對他的,可以有效地阻嚇其他反對他的聲音。他不惜拋下皇者的身份,赤腳走到崁特伯主教堂,更在主教堂內度宿一宵,為的死韱悔。群眾雖然仍認為亨利要為的死負上責任 [3],但民憤因此得以平息。 亨利沒有給予四名騎士獎賞,亦堅持不給予他們懲罰[9] 他堅否認有殺的意思,但同時表現出堅持自己一句無心卻又致的說話而負上全責。可見亨利善用「強橫」、「謀略」與及「道德」三種馬基維利理想中的權力運用技巧。[12]

結論

自古「權力」和「影響力」是分不開的。亨利運用權力推行普通法,打好英國穩健的法律基礎成為英國法律之父,影響極為深遠。[1] 然而教會本是以個人修為上的影響性為本,但卻又無法與政壇上的權力鬥爭保持距離,引致中世紀中期至未期坐享龐大權力的教會陷入腐敗、被世俗化的局面,變得進退兩難。(2,045)

 

* 楊光斌力分成五個類型「L制性權」、「功利性權」、「操性權」、「合法性權」及「人格型權「強制性權力」運用懲罰的方式去影響他人的行為,而「功利性權力」以「利益」作主「操性權對他人作思想上的洗禮,因而操控他人;「合法性權是權力被動者依賴別人為自己作決定而造就了「掌權者」「人格型權是以個人的獨特素質作為權力獲取的主要因素。 [4]


 

參考書目

 

[1] C. Warren Hollister;<<西洋中古史>>;張學明譯

[2] Simon Schama; A History of British {Dynasty: 1916 -4005, 20’00}

[3] M. Foster Farley; British Heritage Magazine; Aug/Sept 1998;

   http://historynet.com/bh/blbecket/index1.html

[4]何增科; 近年來我國政治權力研究綜述; 中央編譯局; http://www.cctb.net

[5]章哲, <<權力影嚮力 >> ;

  http://www.wiseman.com.cn/specialist/sptheory/031021/0310005  

[6] http://www.ahut.edu.cn/yxsz/ggxy/glx/kcjg/ch05.doc 

[7] http://www.jcanu.h.pg.ig.com.br/history/h4dec/29becket.html

[8] Ursula Betka; “Pilgrimage Shrines of Medieval England”,

   http://www.cc.jyu.filmirator/Blick.pdf

[9] Alfred Duggan; “Thomas Becket of Canterbury”; 1967

[10] John P. Kotter; <<權力與影響力>>;孫琳, 朱天昌譯; 1997

[11] Nicolli Machiavelli; “The Prince”, New York: P.F. Collier 1938

[12]葉永文;< <宗教政治論>>, 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