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P Wah Ying

活的中世紀信仰──大嶼山聖母神樂院實地考察

 

前言

 

二○○五年十月九日我們一群修讀中世紀西歐史的同學,在教授夏其龍神父安排下,到大嶼山聖母神樂院實地考察,見證中世紀的信仰生活如何在今天實踐。接待我們的是莊宗澤神父,他首先介紹所屬的修會──熙篤會和修院的生活,然後到教堂參加他們下午二時「午後經」祈禱,最後莊神父用圖片講解神樂院歷史

 

考察報告會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簡介熙篤會在中世紀的興起及如何把傳統保存到今天;第二部分集中講述神樂院的信仰生活有那些中世紀的痕跡;最後是隱修士在現代的價值。

 

熙篤會的成立和演變

 

早期的天主教會是一個飽受迫害的宗教,直到羅馬帝君士坦丁大帝改信天主教,教會的合法性才開始確立。三九五年羅馬帝國正式分為東西兩個部分,隨後蠻族不斷入侵,西羅馬帝國於四七六年正式覆亡,中世紀時代開始降臨。這些從西羅馬帝國的土地上建立的新興國家,仍然不斷遭受其他蠻族和回教徒的入侵。不過到公元一千年左右,這些入侵逐漸過去,經濟開始復甦,商業城市出現,從此踏入中古全盛期。這時候的歐洲人,有強大的宗教情操,雖然是在不同的領主和國王之下生活,但都統一在日漸強大的教會之內,結果教會擁有很多的財富和權力,教士變得忙於世俗的工作(Hollister, 1986:169)。人們的宗教熱情需要更個人化的滿足,有很多富人願意捨棄舒適的生活,去作經年累月的朝聖之旅(Russell & Lumsden 2000:128)。傳統的修會組織不再為虔誠的信徒接受,他們期待有新的先知到臨,帶來革新的修會。

 

教會建立初期已有教友效法耶穌和宗徒,要過清貧、守貞、隱修的生活,不過隱修制度在六世紀時聖本篤(St. Benedict of Nursia)所確立的。到了中古全盛期,本篤修道院已經變得富裕和世俗化。為了更確切奉行聖本篤建立的隱修生活,○九八年三位會祖聖羅(St. Robert)、聖雅伯里(St. Alberic)、聖史德範.夏定(St. Stephen Harding)帶領其他十八位本篤會士到法國東部熙篤成立熙篤修院。到了十二世紀末,修院數目已達五百所以多,可見隱修生活對當時基督徒的吸引。不過到了一三四二年之後,熙篤會開始衰落,直到一七九○年,法國大革命後,政府充公修會財產,修士被迫逃亡、還俗,也有流放而致死的,法國修會全遭毀滅。(熙篤會日色瑪尼院修士 1964)

 

特拉波修院會士賴堂士(A. Lestrange)成功逃出;他在革命結束後回國,重建修會,主張革新從嚴,但不少修院不予支持,從此熙篤會便一分為二,現在稱為熙篤聖(常規熙篤會),和嚴規熙篤會(香港大嶼山熙篤會神樂院, 1999:18)。大嶼山聖母神樂院屬於嚴規熙篤會,延續中世紀信仰生活的傳統。

 

神樂院的信仰生活

 

熙篤會有啞巴會之稱,外人印象中他們要一生保持靜默。事實上除了要接待外賓的莊神父外,他們可以和院長及神師交談,修士之間主要用手語。熙篤會的手語是普一致的,有標準的教本。當然不同的環境,會有字彙的增加。在每天的日課中,他們是規定要集體歌唱讚美上主,還有神學和聖經的討論會,是有說話的機會。莊神父補充現在的熙篤會在靜默的規則上已經寬鬆了,不過大家依然很重視這個傳統,因為寧靜的空間,正是修院存在的原因。

 

培養個人靈性的成長當然是需要獨處的時間,但是熙篤會同樣重視修士要過群體的生活。如果要加入修院,除了接受長上的指導和教誨外,他們很強調和人的相處,因為他們不是獨自修行,很重視「公共祈禱」,太過孤癖的人並不適合。

 

修士每天的「公共祈禱」由早上三時半開始,直到晚上就寢共有七次唱經活動。今次我們一行參加他們下午二時「午後經」祈禱,領唱者站在中間,其他修士在兩旁,唱經的旋律和音調,根據聖伯納(St. Bernard of Clairvaux)八百多年前的版本(熙篤會日色瑪尼院修士 1964:64),是簡樸的聖額俄略平聲樂(The plain chant)

 

篤會祖認為修士不是乞丐,所以提倡手工勞動賺取自己的生活所需,可以安心留在修院內,更有調節身心的作用。因此建院的選址一定要有相當大小和可以農牧。早年神樂院修士飼養乳牛,生產著名的十字牌牛奶,不過近年已將生產的工作轉到其他牧場,修院只是分享賺取的部分利潤。現在他們生產「神樂院曲奇」和特色蠟燭,也有種些蔬菜供自己食用。

 

一般天主教徒只在特定的日子守齋但是熙篤會實行的是終身素,不吃四足動物。目的是要過刻苦的生活,而且可以減少激情。不過因為重點是儉樸;所以早年母院院長巡視時,提議他們應該把跛腳的牛和年老的雞吃掉,只要不是為了滿足口腹之

 

熙篤會的建築在中世紀是別具一格,是早期哥德式和羅馬式的融合,著重樸素和簡約。既沒有小尖塔、角樓,也沒有五彩玻璃窗。而當時每一個修院的設計,差不多是一樣(熙篤會日色瑪尼院修士 1964:61, Tobin 1996:81)。今天神樂院的敎堂依然根據原來的設計。

 

神樂院保持的中世紀特色,還有很多,其中有會衣,和不少拉丁文標記,如在小花園的出入口刻上拉丁文祝福語(PAX INTRANTIBUS SALUS EXEUNTIBUS),中文的意思是出入平安。而命名為聖母神樂院,反映中世紀時代,人們對聖母特別的崇敬。

 

結語:修士在現代的價值

 

熙篤會保留的不是中世紀僵化的條,而是跨越時代的信仰核心。禮儀和歌詠會有歷史過程的痕跡,其中一個例子是用國語唱聖詠而不是中世紀的拉丁文,因為神樂院是源自中國楊家坪神院。而且他們更不會抗拒現代的科技,也有閱報,了解外間的事物。當然看電視比較少,是他們刻意保持一個讓大家靜修的環境,正是中世紀默觀靈修的現代演繹。

 

在宗教的層面來看,隠修院在今天仍然有它的價值。修士年復一年過著同樣的信仰生活,逐漸地和天主共融,把基督的精神帶給其他人。對其他不同信仰的人,這個安靜的處所,正是提供一個選擇和反思的機會,回應日益物質化的社會。因此神樂院也提供客房,讓他們有一個心靈休息室。

 

從這一次參觀,我們可以感到用黑暗時代形容中世紀並不太恰當,隱修院是它留下其中一件瑰寶。

 


參考書目

 

Russell, J. B. and Lumsden, D. W. (2000). A History of Medieval Christianity : prophecy and order New York: Peter Lang Publishing, Inc.

 

Hollister, C.W. and Bennett, J. M. (2002). Medieval Europe : a short history , 9th ed. McGraw-Hill.

 

Tobin, S. (1996) The Cistercians : monks and monasteries of Europe,1st ed. New York: The Overlook Press.

 

Hollister (1986) 西洋中古史  學明譯. 初版. 臺北市:聯經出版事業公司.

 

美國肯塔基州熙篤會日色瑪尼院修士(1964) 熙篤會簡 譯編香港大嶼山熙篤會神樂院修士 香港:香港大嶼山聖母神樂院.

 

香港大嶼山熙篤會神樂院(1999) 熙篤會創會九百周年暨聖母神樂院成立七十周年紀念特.香港:香港大嶼山聖母神樂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