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偉雄

 

影評:冬獅 (The Lion in Winter)

 

曾獲多項奧斯卡獎項的電影《冬獅》(The Lion in Winter),講述一個封建王族的爭嫡風波,編導通過角色的對立和衝突,探討了人性的本質。

 

劇本改編自詹姆斯•古德曼 (James Goldman) 所寫的同名話劇。故事發生於1183年的英國,當時年老的國王享利二世 (Henry II) 為了選出他的繼承人,便邀請被她軟禁的王后伊蓮娜 (Eleaner of Aquitaine) ,他的情婦法國公主艾莉絲 (Alais) ,三位覬覦王位的兒子,以及法國國王菲力普•奧古斯都 (Philip Augustus) 一同出席在捷朗 (Chinon) 舉行的聖誕節宴會。期間各人為了爭奪王位都各懷鬼胎,勾心鬥角。

 

電影拍攝於六十年代,技巧當然不能和現在荷里活的大製作同日而語,但紮實的劇本卻遠勝時下那些空有特技和大場面的所謂史詩式巨構。

 

整齣電影的情節都是虛構的,歷史上亨利家族只曾在1182年的聖誕節聚會,1183年聖誕節的團聚純屬子虛烏有。雖然如此,其人物關係和背景卻是符合歷史記載的。當時亨利勢力強大,法國王室為了削弱其威脅,不時煽動被他疏遠的王后和遊手好閒的兒子們叛變,亨利雖能將叛變一一平定,並軟禁王后於皇室城堡,但他始終未能改善和兒子們的關係。

 

故事的主線是亨利和王后對繼承人選的角力,他們都極力遊說或要脅對方擁立自己所屬意的兒子。至於三個兒子亦各有圖謀,他們都充滿野心,甚至不惜勾結法國國王圖謀叛變。後來他們的陰謀被亨利悉破,亨利傷心欲絕,更一度想廢掉他們和改立王后為他續弦。但結尾時他還是未能狠下心腸,一切都維持原狀,王后繼續被軟禁,兒子們仍舊與他對立,法國國王亦未能得到任何甜頭。整幫人白忙了兩天,但最後誰也不是嬴家。

 

電影是現實人生的縮影,好的電影不一定要有曲折離奇的劇情或出人意表的結局,更重要的是得到觀眾的共鳴,讓他們分亨編導的人生哲學,而《冬獅》正符合這一標準。

 

片中亨利家族對王位的爭奪是現代豪門爭產風波的古裝版。由於利慾薰心,他們不斷做出傷害對方的事情,渾忘血濃於水的親情。此外,亨利為了獲得亞奎丹的控制權,亦不惜將所愛的艾莉絲讓予兒子。劇中角色種種有歪倫常的行徑看似非常荒謬,但其實千百年來一直都在重覆上演:父母子女對簿公堂,夫妻情人因財失義,類似案例比比皆是,當中六親不認的程度比起《冬獅》裡的角色更是猶有過之。人性從未隨社會進步而改變,只是換上了一層較文明的包裝。

 

誠然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生於豪門富戶,但那並不表示我們沒有被利慾所迷惑。環顧我們現今所身處的社會,名成利就已經成為普遍人心目中成功的唯一標準,我們每一個人都全情投入在這個爭名逐利的遊戲中。激烈的競爭使我們變得互相猜忌和敵視,太多的計算亦磨蝕了我們的情感觸覺。家人被忽視,愛人被冷落,朋友亦變得疏離。

 

值得為了這所謂的「成功」而犧牲這麼多嗎?名利這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走,人生aa幾十年,何苦呢?

 

回看《冬獅》的結尾,亨利和伊蓮娜在擺脫了心魔,放棄爭奪領地時,他們是笑得多麼的開懷這正是編導要傳遞給觀眾的訊息人性本善。權力雖然使人失去理智,但卻不能奪去人性對愛的渴望。片中亨利知悉他寵愛的約翰也有謀叛之心時,他幾乎陷於崩潰,這正是中國人所謂的「哀莫大於心死」由於愛的失落而產生的絕望感。同樣地,當伊蓮娜看到亨利向艾莉絲表白愛意,以及後來亨利告知她將要另娶艾莉絲的時候,她那失控的表現都顯示她對亨利的愛並沒有因為戀棧權力而消失。此外,全片最動人心弦的一幕,是亨利舉劍劈向里查,卻在千鈞一髮間將劍停住,然後承認自己下不了手殺害自己的兒子。這正是編導點題的一筆,說明骨肉親情最後都能戰勝憤怒和慾念。

 

電影無疑是寓意深刻,亦成功引起觀眾的反思,但它還是有一些瑕疵。

 

由於是改編自話劇的關係,片中大部份時間都是角色之間的對話,而他們的對白亦相當冗長,雖然當中不乏精警的佳句,如「孩子,你是因為坐在紫色坐褥上而自以為是國王嗎?」(Boy, you call yourself a king because you place your ass on purple cushions?),「如果你是王子,那麼非洲的猿猴便有希望了。」(If you're a prince, there's hope for every ape in Africa.) 等等,提高了影片的娛樂性,但同時亦帶來了反效果失去電影感!畢竟電影主要是透過影像傳遞訊息,太多對白反而令觀眾難於消化和失去想像的空間

 

此外,劇本中亦有一個令人難以釋懷的地方,那便是何以英明的亨利會屬意近乎弱智的約翰承繼其王位。觀乎片中約翰的表現,亨利會放心將苦心經營的英國交托給他嗎?雖說理查 (Richard) 和高法里 (Geoffrey) 曾經背叛過他,但作為英國歷史上最偉大的君王,亨利斷不可能為了這點個人私怨而不顧國家前途的,劇本在這方面實在令人難以信服。

 

最後值得一讚的是此片的場景佈置和對歷史的考究,非常忠實地還原中世紀歐洲人的生活狀況。從片中可見,城堡內部就如一個市集,日間塞滿人纂A馬匹和牲畜,衛生情況惡劣。王室人員雖然住在城堡中央的塔樓上,但他們的生活也不甚舒適,同樣要抵受寒冷,沒有華麗的服飾,出入的地方都雞犬處處。

 

長期以來,大部分人對歐洲的印象都只限於古希臘羅馬的輝煌或近代資本主義的盛世,很少人對中世紀這個黑暗時代產生興趣,這一千年的歷史常被看作是混亂和停滯不前,沒有研究的價值,這其實是大錯特錯的。中世紀是現代歐洲文明的妊娠期,資本主義從這個時候開始萌芽,民族國家的觀念亦於此時形成,沒有這一段歷史,歐洲的現代文明將不能順利降生。期望將來會有更多取材自中古歐洲的電影出現,讓我們對歐洲的歷史有一個更完整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