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敬峰:電 影報告-----論 亨利二世之家庭與功績

 

亨利二世是英國歷史上的一個傳奇人物。他一方面是英國其中位最偉大 的君主,統治著英國及半個法國,將英國國力推向中世紀時的一個高峰,;但同時亨利也是一個悲劇人物,晚年在兒子的叛亂中寂寞地死去。在冬獅一片中, 亨利二 世充滿矛盾的一生更以戲劇方法突出地表現。故此對於亨利二世的偉大的功業及失敗的家庭的關係,實在是一個很有挑戰題目去研究,故以此文表達一些個人的看 法。

 

勵精圖治的 君王與私生活放蕩的君王

 

亨利二世之所以被公認為英國的其中一個最偉大的君主,主要是因他能 令英國從一個飽受種種問題困擾的國家在短時間內躍升為歐洲的一個強國。自他即位的第一日,他便要著手解決很多的問題,如因十字軍而引發的土地繼承權的問 題,因內戰後遺留的僱傭兵問題以及與教會的權力鬥爭。然而亨利二世使這些問題一一解決。亨利二世之所以有如此高的管治能力,原因有二。其一,亨利是一個富 有活力的君主,平時起好遊獵,他的近臣曾形容他除了騎馬及吃飯外便不會坐下,這令他有足夠精力處理繁重的政務[1],而另一方面,亨利亦是少數受過教育的諾曼第君主,喜愛歷史及文學[2]。正是亨利是一個文武兼備的人,使他有著成為偉大君主的個人條件。

 

然而亨利二世的私生活卻十分放盪,他除了自己的王后外,還有無數的 情婦。這些情婦的身份由花街柳道的妓女至貴族的女兒也有,其中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跟路易七世的女兒[3],他長子的未婚妻之間的私情。原則上,造成亨利私生活放盪的原因有 兩個,其一是因為亨利是一個有精力及較不受約束的人,他與其宿敵路易七世不同。路易七世在宗教的熱誠,對十字軍的投入,在日常生活對天主教教義的謹守,正 與亨利二世成一個對比。由此可見亨利二世受宗教道德的約束較少,造成其放盪的不因。另一方面,他的家庭悲劇是另一個因素。在冬獅一劇中,亨利與其王后之間 的感情已變得十分冷淡,而在得悉兒子叛亂的意圖後將自己感情寄託在情婦路易七世的女兒上,可見家庭的悲劇亦令亨利放縱情慾,而事實上好像我國的隋文帝亦是 在晚年發生家庭悲劇後沉迷女色。這兩個原因均有助解釋亨利二世私生活放盪的不因。

 

為國家建立 法度及對兒子的縱容

  在戲中,亨利二世曾在一幕 中很自豪地說自己為國家帶來正義,而實際上,亨利二世為英國帶來很多重要的改革,如他引入引介陪審團制度,派遣巡迴法官至全國檢察案件及設立常設法庭[4],這些措施均使英國的司法更為公正及客觀。然而亨利對兒子的縱容卻 與他對正義的追求成一個強烈的對比。首先,他在平定他的兒子在1173年至1174年的動亂後無條件地寬恕了他的兒子,這對一個普通的慈父可能並不出 乎意外,然而亨利是一個講求公義法制的人,對於謀反的重罪,即使寬免其死罪,亦按理不會讓他們恢復領地及職位而最責任歸咎於其妻並將之軟禁。對於這一點, 由於很在乎亨利二世當時的個人想法,很難提出一些很客觀的資料的理由去解釋,然而當時曾有一記錄亨利二世決定寬恕長子查理時曾輕聲說:「我願主在我未報這個仇之前也不要叫我歸天。」[5]。這句話充份表現了當時亨利對兒子的憤怒及對對其的憐憫的矛盾心 情。

 

偉大的王國 與失敗的家庭

 

亨利二世在位期間是金雀花王朝的巔峰,其領土包括英國,安如,阿期 坦,波多,奧維尼心及不列坦尼。這均無疑證明亨利是當時其中一個歐洲最強大的君主。然而其家庭可算是一團糟,一個妻子竟會教唆自己的兒子對抗自己的丈夫, 而作兒子的甚至勾結外人來反抗自己的父親,這在其他人的眼中可能不太易理解,然而當理解亨利在這個家庭的角色後,亦可以對此明白一二。亨利二世雖然是一個 成功的君主,但卻不是一個好丈夫或一個好父親。首先是他對妻子並非有很深厚的感情,他迎聚依麗諾主要是因想吞併其阿期坦的廣大土地。而婚後亨利二世仍不改 其拈花惹草的習慣,這難怪依麗諾對亨利心存憤恨,同時依麗諾亦是一個聰明的人,對於亨利的冷落絕不坐視不理,這難怪他會選擇煽動自己的兒子作以給亨利最大的傷害來報復。至於作為一個父 親,他亦不能好好地管教他們以致他們日後作反,這尤其是反映在對約翰的溺愛。在中世紀的宗法上,約翰身為幼子是沒有機會繼承王位,然而亨利對約翰過度溺愛 並甚至計劃廢長立幼,最終引起其他的兒子的不滿及反抗。分析其原因可以歸納為兩方面。其一是因約翰除了在治國才能及軍事能力外,其他方面也較似亨利,如在 他的野心,在他的好色方面較得到其父的遺傳。另一方面,約翰與亨利的其他的兒子相比是陪伴在其身邊較長的兒子,他親眼看到約翰的成長,故他對這個兒子的感 情亦較深厚。故這兩點均解釋亨利對約翰溺愛的原因。

 

在冬獅一片中,我們可以看見亨利二世的家庭存有種種的衝突,然而這 些衝突並非當時獨有,在古今中外的很多王室的存在。這是因為當一國之首要治理好國家要少不了忽視家庭。同時王室家庭往往又十分龐大,在這個大家庭中,其中 的成員間的關係不免亦較疏離,亦較容易出現如亨利二世般的家庭悲劇。

 

Reference

1, Clayton Roberts, David Roberts《英國史 ()》賈士蘅譯 (台北 : 五南圖書出版公司, 1991)

2, 維 基百科全書(http://en.wikipedia.org/wiki/Henry_II_of_England)

3, Internet Medieval Sourcebook

(http://www.fordham.edu/halsall/sbook1n.html#Angevin%20England)

 



[1]Peter of Bios, 1173年間為亨利二世之拉丁文秘書,資料來源自 Internet Medieval Sourcebook(http://www.fordham.edu/halsall/sbook1n.html#Angevin%20England)

[2] Clayton Roberts, David Roberts《英國史 ()》賈士蘅譯 (台北 : 五南圖書出版公司, 1991)p.139

[3] Aly

[4] Clayton Roberts, David Roberts《英國史 ()》賈士蘅譯 (台北 : 五南圖書出版公司, 1991)pp.141-144

[5] 原文為 May the Lord never permit me the to die until I have taken due vengeance upon you,引自 維基百科全書(http://en.wikipedia.org/wiki/Henry_II_of_England)